「英力特股票」姚谦:对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实验的一些认识和思考|金融焦点

股票资讯  2021-04-21 09:50:52

正式介绍

自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率先启动法定数字货币研发以来,全球已有36家央行发布了央行数字货币计划。到目前为止,一些技术细节可能仍在不断的争议和讨论中。本文指出,只有正确的战略方向和开放的技术策略,数字人民币才能在未来与数字美元、数字欧元和数字日元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正文/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督局局长姚谦

央行数字货币(CBDC)是一个全新的东西。理解它是一个动态的、不断发展的过程。自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率先启动法定数字货币研发以来,全球已有36家央行发布了央行数字货币计划。到目前为止,一些技术细节可能仍在不断的争议和讨论中,如基于账户或基于令牌、对智能合同持谨慎或积极的态度等。然而,经过几年的探索和实验,一些原则性的共识正在逐步形成,其中有几个方面值得我们关注和考虑。

CBDC时代还会远吗?

长期以来,世界主流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态度比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央行更加谨慎和保守。2018年9月,时任欧洲央行行长的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由于基础技术缺乏稳健性,欧洲央行和欧元体系没有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计划。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在2019年5月的德国央行研讨会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的引入可能会破坏金融体系的稳定,加剧银行挤兑风险。2019年10月,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他不考虑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计划。2019年11月20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致信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两名成员,重申美国目前没有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计划和必要性。

但到了2020年,世界主流央行的态度,如欧洲、美国、日本的央行,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2020年10月19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上表示,“美联储致力于认真、认真、全面地评估央行数字货币给美国经济和支付系统带来的潜在成本和收益”。这是鲍威尔第一次对央行的数字货币表现出积极的态度。2020年10月,欧洲央行发布了关于数字欧元的报告,表示将在必要时推出数字欧元。日本央行紧随其后,发布了关于数字日元的报告,提出了数字日元的实验方案。最令人惊讶和大胆的举动是,2020年3月27日,美国推出了2.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法案,其中初稿提出通过数字美元钱包直接向相关家庭发放现金补贴,并给出了详细的数字美元设计。虽然终稿被删了,但数字美元偶尔出人头地还是很神奇的。

欧美日央行态度由谨慎转为积极有几个原因:一是疫情。欧洲央行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新形势下,人们对非接触式支付的偏好可能会上升,因此为了应对现金使用量的减少,可以引入数字欧元作为另一种形式的公共资金和支付手段。而美国则想把数字美元作为“直升机撒钱工具”,试图通过快速的政府转移支付来修复家庭资产负债表,对抗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二是应对新的货币竞争。许多国家的央行正在开发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而包括大型科技公司在内的私人机构也在开发基于分布式分类账技术(DLT)的新支付解决方案,如全球稳定货币。这可能带来货币替代,挑战欧元、美元、日元等国际货币的地位。第三,适应经济数字化的需要。《数字欧元报告》指出,虽然目前现金仍然是主要的支付手段,但随着新技术的出现和消费者对即时性需求的增加,欧洲公民的支付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因此,为了确保消费者能够不受限制地继续获得央行货币,满足他们在数字时代的需求,欧洲央行理事会决定推进数字欧元发行的相关工作。此外,领导人的个人态度和风格也是影响政策变化的重要因素,这在欧洲央行最为明显。2019年11月,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成为欧洲央行行长。事实上,拉加德在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总裁时,就密切关注数字货币的潜力。拉加德上台后明确表示,欧洲央行要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率先行动,极大地扭转了欧洲央行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

可以预见,欧美、日本央行的进入,将大大加速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根据国际结算银行的问卷调查,在未来三年,发行零售CBDC的中央银行将可能覆盖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

人造CBDC是真正的CBDC吗?

100%准备金模式是近年来一些学者倡导的央行的数字货币模式,并引用香港发钞银行模式作为其实践基础。他们认为,代理经营者向央行支付100%的准备金,然后在其账面上发行相应金额的数字货币,可以视为央行的数字货币。托比亚斯·阿德里安(Tobias Adrian)和其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称之为合成央行数字货币。实践经验表明,笔者也倾向于认为合成CBDC不仅带来了技术上的复杂性(机构间CBDC流通,除了更新代理运营机构的CBDC账簿外,还处理中央银行相应准备金账户之间的清算和结算,CBDC系统与传统账户系统高度耦合),而且增加了中央银行控制的难度(在准备金账户清算和结算间隔期间,运营机构可能会时差,抬高SBDC)。如果合并后的CBDC是央行真正的数字货币,那么目前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将100%的准备金存入央行,其虚拟账户中的资金已经可以算是央行的数字货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早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实现法币数字化的国家。但实际上,没有人把支付宝、微信支付里的资金当成央行的数字货币。这是因为它不是央行的直接债务。即使有100%的准备金支持,也还是私人机构债务,不能完全等同于央行货币。从这个角度来看,法定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在概念上似乎有微妙的区别。

2020年10月,国际清算银行发布了研究报告《央行数字货币:基本原则和核心特征》。该报告由加拿大银行、日本银行、瑞典银行、瑞士国家银行、英格兰银行和美联储、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清算银行共同研究和完成。该专栏以“合成CBDC不是CBDC”为标题,阐述了他们的观点。根据该报告,“这些支付服务提供商充当中央银行和最终用户之间的中介。如果监管框架能够确保这些提供者的负债总是与中央银行的资金完全匹配,那么这些负债就可以享有中央银行发行的CBDC的某些特征。然而,这些债务不是CBDC的,因为最终用户没有向央行索赔的权利。它们本质上是一种狭义的银行货币。除了不符合CBDC定义之外,这些负债缺乏央行货币的一些关键特征。支付服务提供商受益于强大的网络效应,这可能导致集中、垄断或分裂。央行的目标是公共政策,而不是利润。这使得它在向用户提供服务时保持中立,从而形成一个开放包容的系统。另一个区别是流动性。根据潜在需求,央行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大资产负债表,创造额外负债。支付服务提供商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每项负债都必须与央行持有的资金相匹配。这使得CBDC的流动性高于依赖央行资金匹配的私人提供商的负债。对于狭义的银行货币,公众对其潜在匹配资金存在的担忧,可能会引起对其债务价值的怀疑,导致用户以货币面值的折扣价出售。这不会发生在CBDC。”。

2020年10月,欧洲央行发布了一份关于数字欧元的报告,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报告称,数字欧元是欧元体系的债务,是无风险的央行基金。数字欧元可以与其他形式的欧元进行同等程度的兑换,如纸币、央行储备和商业银行存款。报告强调,“以数字欧元形式发行的央行货币数量应始终处于欧元体系的完全控制之下”,并强调“基于任何私人实体债权发行的货币都不是CBDC货币,即使它得到欧元体系储备的充分支持”。同样的观点也出现在2020年10月发布的数字日元报告中。报告指出:“由中央银行负债(如中央银行存款)支持并由中央银行信誉担保的私营企业发行的私人数字货币不是CBDC,因为它不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2020年3月,2.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法案初稿中提出的“数字美元”提案也强调,“数字美元”是美联储的直接债务。

CBDC的应用场景在哪里?

央行的数字货币是一种新的支付工具,可能会给现有的支付工具带来一些替代方案。一些国家强调替换流通中的现金(M0),而一些国家或地区认为不应该强调替换M0。比如数字欧元报告认为数字欧元不应该代替现金,而只是一种补充支付方式,是否用数字欧元代替现金,由欧洲公民自己决定。数字日元报告还强调,只要公众对现金有需求,央行就会继续提供现金。从这个意义上说,CBDC不会取代现金,而是与现金共存,成为现金的补充。甚至《数字欧元报告》也强调,央行的数字货币不应替代私人支付。它指出,“央行发行数字欧元的举措不应阻止也不应排除欧元区有效的私人数字零售支付解决方案”。

目前央行的数字货币试点项目,如新加坡的育碧项目、加拿大的贾斯帕项目、欧洲央行和日本银行联合推出的Stella项目,基本上延续了“从批发支付到DVP,再到跨境支付”的试点思路。国内零售支付场景似乎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他们建议避免CBDC和国内私人支付工具之间的直接竞争,数字欧元报告强调,数字欧元的发行不会为多样化的欧洲零售支付模式引入另一种最终用户解决方案。他们只把CBDC作为极端条件下国内私人支付工具的补充。比如自然灾害发生时,与现金一起构成应急机制,这样即使没有私人解决方案,公众也可以继续使用电子零售支付(如数字欧元)或者成为政府紧急救助的转移支付工具(如数字美元)。

国际清算银行的问卷调查显示,提高支付效率和金融包容性是零售CBDC的主要动机。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发展中国家学习零售CBDC的动机更强。不难理解,发达经济体的国内零售支付系统相对成熟,能够更好地满足公众的零售支付需求,而央行数字货币对国内零售支付的边际提升相对有限。因此,他们央行的数字货币实验旨在改善和完善国际支付体系和金融市场基础设施。

跨境支付是现有支付系统的痛点。一是国际支付标准不统一,影响系统间的互通性和转账的流畅度;二是跨境支付涉及一系列不完全同步的系统操作,可能出现一个操作成功,一个操作失败的情况,造成信用风险和结算风险;三是成本高,约为国内平均支付成本的10倍;第四,耗时较长,需要多家代理行的一系列业务操作。跨境支付有时需要几天甚至更长时间;第五,透明度低,用户无法预见跨境支付流程和完成时间,难以进行有效的流动性管理;第六,不同国家时区不同,即时支付结算系统(RTGS)在不同国家的开放时间不同,可能导致一个国家跨境支付长期停滞,等待该国RTGS系统开放。基于分布式分类账技术的数字货币可以解决现有的跨境支付难题。天秤座1.0白皮书以一个明确的声明开始:“天秤座的使命是建立一个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为数十亿人服务。”这一声明触动了全球各国央行的神经,许多央行正积极探索利用CBDC计划改善跨境支付。新加坡育碧项目第四阶段成功论证,即使没有两个辖区都信任的第三方,也可以基于哈希时间锁定技术在分布式总账上实现跨境、跨币种的原子交易。

在跨境支付场景中,央行的数字货币甚至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天秤座等全球稳定货币和其他国家正在研究开发的央行数字货币,使美国对新货币技术对美元地位的挑战“警觉”。《数字美元工程白皮书》提醒“美国不能把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视为理所当然”。它直截了当地指出,“如果国际支付体系能够绕过与美元储备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紧密相连的西方银行,作为我国外交政策核心和统一工具的经济制裁的有效性将受到严重威胁。这意味着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尤其是软实力的行使,将面临风险。此外,如果外国央行不再需要美元,它们就不会维持大规模的美元储备,因此购买美国政府债券的国际资金就会减少,从而限制美国的财政政策,提高政府和消费者的利率。因此,它强调“为了保持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数字美元必须将美国经济稳定、个人自由和隐私、自由企业和法治的长期价值观带入数字时代”。有人建议,“美国应该而且必须在这一新的数字创新浪潮中发挥主导作用。《数字欧元报告》还将“维护欧元的全球声誉”列为发行数字欧元的动机之一。

央行数字货币的另一个重要应用领域是改善现有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并实施更加开放、灵活和高效的交付与支付(DVP)。没有比央行货币更安全的货币了。以商业银行货币结算仍存在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敞口。以中央银行货币结算可以保证证券结算的终局性。前提是所有交易对手必须在央行开户。然而,在现实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中央银行的支付系统,如转移大量支付的Fedwire和中国的高价值支付系统(HVPS)。比如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还没有接入中国人民银行的支付系统。如果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将为央行货币提供更具包容性的可及性,使更多的参与者可以更频繁地使用央行货币进行结算,从而降低信用风险和成本。此外,央行的数字货币可以与基于DLT的新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充分整合,从而促进社会经济和效率。新加坡育宾项目第三阶段表明,基于DLT的新证券支付处理流程可以灵活压缩结算周期,简化交易后结算流程,如支持证券业将结算周期从T+3缩短至T+2,从而降低潜在风险敞口。此外,DVP智能合同可以使权利和义务得到一致和连贯的实施,从而增加投资者的信心,降低市场合规成本。

狭义的银行影响力可以避免吗?

关于央行的数字货币,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担忧,就是由于数字的特性,在银行出现危机的时候,银行的存款可能会快速大规模的转移到央行的数字货币上。英国央行副行长本·布劳德·本特首先表达了这种担忧。他指出,当经济不景气时,当有其他选择时,银行存款更容易转移到CBDC,银行从市场获得融资的可能性也会下降。如果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只延伸到非银行金融机构,不涉及非金融机构,就不会出现上述问题。然而,如果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延伸到企业和家庭,而CBDC越来越类似于银行存款账户,问题就会变得严重。

为了缓冲CBDC对现有银行系统的影响,最大限度地保护商业银行的现有系统投资,作者在2017年《数字货币与银行账户》一文中提出了基于银行账户和数字货币钱包分层使用的设计思路。也就是说,在商业银行的传统账户体系中,引入了数字货币钱包属性,使得现有的电子货币和数字货币都可以在一个账户下管理。因为开户银行仍然对客户和账户进行实质性管理,不会导致商业银行的渠道化或边缘化。2020年初,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初稿中的数字美元方案提出了“直通式数字美元钱包”的概念,即成员银行为个人代理人运营的数字钱包或账户。因此,各成员行应建立并经营单独的法人实体,专门用于持有与“数字美元钱包”相关的资产和负债,但这些资产和负债不得视为成员行或其分支机构的资产或负债。其实这个设计和作者的思路差不多。

与上述狭隘的银行业影响力相关的问题是,CBDC是否有兴趣。很多人对央行在数字货币中的计息持怀疑态度,担心计息会导致存款从商业银行转移到央行,进一步加重狭义银行的影响。笔者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并不是银行存款的完美替代品,可以采取措施增加银行存款向央行数字货币转换的摩擦和成本,如控制央行数字货币的大额持有、限制银行存款向央行数字货币的每日转账、对异常的CBDC大额余额收费等。

近年来,各国央行似乎不再那么“害怕”CBDC狭窄的银行业影响力。数字美元方案直接提出计算数字美元的利息。虽然《数字欧元报告》强调应避免资金从银行存款突然转移到数字欧元的相关风险,但并不反对数字欧元的计息,并提出了所谓的分级计息制度,以可变利率对不同的数字欧元计息,以降低数字欧元对银行、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传导的潜在影响。《数字欧元报告》甚至将CBDC利率视为未来可能的货币政策工具选择。它指出,央行的数字货币可以帮助消除政策利率的零下限,从而在现金短缺的情况下,在危机发生时增加可用的政策选择。虽然还不清楚数字欧元是否可以作为加强货币政策的工具,但根据进一步的分析或由于国际金融体系的发展,它将来可能会发挥这一作用。如果是这样,可变数字货币利率将成为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选择。

标签

战略方向比技术细节更重要。方向不对,不仅浪费社会资源,还耽误战略机遇。基于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实验的新格局,我们不仅要充分感受到“时不我待”的危机感,还要从中汲取有益的战略启示。同时也要学习灵活包容的技术思路,不拘泥于某个预设路径,尽可能尝试各种方案、模式、思路,多方面对比,探索不同场景下的最佳解决方案。只有正确的战略方向和开放的技术策略,数字人民币才能拥有优异的品质,在未来与数字美元、数字欧元和数字日元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结束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学术观点,不代表其所在机构的意见。本文发表于《清华财经评论》2021年3月刊,2021年3月5日发表。编辑:谢


以上就是英力特股票姚谦:对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实验的一些认识和思考|金融焦点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福承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科通芯城子公司科通实业获投资者注资约1.66亿元
9月11日,首创获悉,香港上市公司科通芯城(00400.HK)发布公告称,公司与科通实业及August投资者于2020年8月6日...
NinthCity与法国游戏开发商Voodoo签署协议,发布休闲游戏
9月22日,CapitalState获悉,美国上市公司第九城(NCTY.US)宣布,公司已与法国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Voodoo签...
港股通资金净流入34.17亿港元,思美国际获净买入1.81亿港元
4月25日,首创获悉,昨日港股通资金净流入约34.17亿港元。其中,沪港通(沪)当日净买入量为2.75亿港元;港股通(深圳)净买...
50股目标涨幅超两成 58亿主力资金抢筹
近十个交易日共有443只个股被机构评级为买入,其中309股给出目标价位,31只具有超过50%的上升空间,目标涨幅翻倍的个股有2只...
新的股票基金欢迎有机会建立头寸,侧重于技术和白马股票
国内外股票市场经历了重大调整,股票基金遭受了挫折。但是股市下跌为新基金提供了建立头寸的机会。许多新的股票基金经理表示,每次突然的...
创业板改革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包容性得到最大预期的改善
十年来,创业板公司由28家增加到775家,总市值超过5万亿元,培育了一批有影响力和竞争性的公司。未来十年,在"中共中央,国务院支...
将近100家公司面临按面值退市,提振股价并经常动员维持
截至5月7日收盘,除已摘牌的*ST宝谦外,在A股市场,天光中茂,神武环保等6家公司的股价均低于1。元;还有36只股票的收盘价在1...
股东增加了22项主要业绩增长份额
《证券时报》·Databao统计显示,在1034只年度业绩增长超过50%的股票中,从2月7日到4月6日,股东增加了22只股票。其...
科技创新委员会上市委员会的审议工作开始,并将审查3家公司的发行和上市申请
>">立即设立科技创新委员会>>上海证券交易所于5月27日发布了2019年科技创新委员会上市委员会第一次审核会议的公告。,该会议...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