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家写作时有哪些怪癖? 中粮集团股票

股票资讯  2021-03-24 17:17:41

原标题:大作家写作时有哪些怪癖?

文章来源:文汇报

01普鲁斯特,劳伦斯:在卧室里孤独,还是在树林里写作

马塞尔.普鲁斯特经常写作,他选择独自一人呆在卧室里。他晚上写作,白天睡觉,时间的错误进一步把他拉离这个世界。在《追忆似水年华》(原译《追忆似水年华》)出版后不久的一次采访中,他描述了隐居生活方式给他带来的创作收益。他说,“黑暗、宁静和孤独,就像一件沉重的斗篷披在我的肩上,迫使我重新创造所有的光明、所有的音乐、自然的乐趣和交流的快乐”。

普鲁斯特的隐居地位于巴黎繁忙的管家大道上。白天,普鲁斯特的窗外有行人。汽车和货车在鹅卵石上发出噪音。各种各样的骚乱所激起的灰尘和噪音渗入了公寓大楼。在失眠了很多天之后,他设法把房间变成了一个茧,以摆脱所有的声音、光线和污染物。百叶窗、双层玻璃窗和紧身蓝丝窗帘都是普鲁斯特的保护层,防止任何刺激进入他的卧室。其实整个公寓都被深深的覆盖了。普鲁斯特只允许阿尔巴雷特在外出时开窗。为了保证更大的孤独感,他甚至决定摘下手机。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没有一缕光线或尘粒,会打扰白天睡着的作家。

然而,噪音完全是另一回事。普鲁斯特被闯入他房间的声音折磨着。他的朋友安娜·德·诺阿利斯给了他一个实用但不全面的解决方案:软木!她用软木塞把卧室的墙壁衬起来,以消除外面的噪音,然后发现非常有效。所以他听从了她的建议。1910年,他用软木板覆盖了卧室的墙壁和天花板。

D.h .劳伦斯喜欢在森林里写作。劳伦斯在给画家简·尤塔的一封信中写道,“树木就像生命的伴侣”。他指的是德国埃尔伯斯的英伯格附近的黑森林中的大冷杉树。三十五岁时,劳伦斯在那个古雅的德国村庄里度过了几个月。在这个悠闲的地方,他经常隐退到树林里,写他的第七部小说《亚伦的手杖》。整本书都是在户外完成的,冷杉树静静地陪伴着他。作为他的工作场所,他觉得自己与这片令人印象深刻的森林密不可分。他说,”

巴尔扎克、伏尔泰、波伏娃:重度咖啡和茶依赖

巴尔扎克每天喝50杯咖啡,浓度不够。在萨舍的时候,他花了半天时间去买高品质的咖啡豆。他喜欢土耳其混合咖啡,精力充沛,甚至为了保证强烈的效果,发明了自己的咖啡制作方法。根据他的推断,少量的水和更精细的研磨可以使饮料变得极其强大。巴尔扎克觉得咖啡的作用在减弱,就增加了摄入量。当他需要紧急情况时,他会直接咀嚼生咖啡豆。咖啡有副作用。他承认是咖啡让他变得“鲁莽、暴躁”和喜怒无常。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继续喝咖啡。他依靠这个来维持他的长期工作。他说,”

无论是选择茶还是咖啡,很多著名作家都发现,适当的热饮是写作过程的理想补充。对巴尔扎克来说,咖啡是精神兴奋剂。然而,他不只是在书房里喝酒。巴尔扎克喜欢去巴黎具有历史意义的普罗科夫咖啡馆,因为口瘾。在巴尔扎克出生前20多年去世的伏尔泰也经常光顾这里。

伏尔泰喝咖啡,与巴尔扎克比拼。他一天喝多达四十杯。对于咖啡爱好者来说,普罗科夫是一个理想的去处。伏尔泰开始频繁出现在这里,已经八十出头了。当时,他正在街对面的一家剧院执导他的戏剧《伊莲娜》。排练结束后,他会穿过街道,来到这家咖啡馆,坐在他最喜欢的桌子旁,喝着一杯又一杯独特的巧克力咖啡。

亚历山大.波普对咖啡的使用完全不同。他会在午夜召唤他的仆人煮一杯咖啡。这一要求是出于医疗目的。他发现一杯热咖啡发出的蒸汽对治疗他的头痛有神奇的效果。

相比咖啡,其他一些作者会选择茶。西蒙娜·德·波伏娃每天都会喝杯茶。波伏娃承认自己是一个不早起的人。她说:“总的来说,我不喜欢一天的开始。”一杯茶会帮助她从床上爬起来,回到书桌前。喝了一杯热茶后,她准备工作——通常是上午10点左右。

塞缪尔·约翰逊迟早要喝茶。他是茶的热心支持者,曾为了捍卫茶而攻击乔纳斯·汉威的《论茶》。在这篇文章中,韩伟不赞成英国人喝茶,甚至说到了极点,他宁愿把“啜饮的习惯”称为结束。在对韩伟论文的评论中,约翰逊详细讲述了自己的饮酒习惯,称自己是“一个顽固无耻的饮茶者,二十年来对食物不感兴趣,只对浸泡这种迷人的植物感兴趣,以至于水壶几乎没有时间冷却。茶为晚上提供了一种消遣,为午夜提供了安慰,并使早晨变得受欢迎。”

03毛姆和阿加莎·克里斯蒂:浴缸有妙招;雨果、梭罗、狄更斯:寻找灵感

对于很多作家来说,浴缸是一个绝佳的灵感空间。毛姆将充分利用他早晨洗澡的时间。他的身体一浸入水中,一天的前两句话就浮现在脑海里。西哈诺·德·贝热拉克的剧作家埃德蒙·罗斯丹在浴缸里寻求庇护。因为每次光一打,它就像火花一样噼啪作响,而不是消失在灰烬中。为了避免创造性产生的任何干扰,他会整天洗澡。罗斯丹告诉法国合群的海格曼·林登·克隆夫人,他的戏剧《鹰》是通过潜入水中写成的。

当阿加莎·克里斯蒂计划翻修她的豪宅“绿色画廊之家”时,她告诉建筑师吉尔福德·贝尔,“我想要一个带墙框的大浴室,因为我喜欢吃苹果”。对于以卫生间为主要工作区域的作家来说,这些要求并不琐碎。那些精彩的情节是克里斯蒂在维多利亚浴缸里放松时一点一点构思出来的。要知道她的工作进度,或者至少是她花在写作上的时间,你可以看看浴缸四周的木质墙框上的苹果格子。

许多作家发现他们在移动时思维更加活跃。雨果大部分时间会离开办公桌去构思他的作品。一位记者曾在根西岛拜访雨果。他这样描述作家的动态创作过程:“即使在屋子里,他也经常像笼子里的狮子一样来回走动,偶尔停下来,或者走到桌子前写下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想法,或者走到窗户前,不管是冷是热还是下雨,窗户总是开着的。”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随着他身体的每一步,他都前进到下一行故事、戏剧或诗歌。

梭罗在行走中也获得了很多灵感。他曾经说过,走路是一门很少有人掌握的高贵艺术。梭罗崇拜的华兹华斯也热衷于此。根据梭罗的说法,华兹华斯的仆人曾经带了一个来访者到诗人的书房,但指出“他的书房在室外”。德·昆西曾经估计华兹华斯一生大约旅行了18万英里。虽然没有地图显示华兹华斯的路线,但他的诗歌为他提供了文学里程碑。华兹华斯在乡村长途跋涉中写了许多韵诗。

狄更斯经常被迫行走。在伦敦的街道上,认出狄更斯的行人会认为他紧急约会迟到了,因为狄更斯的步伐特别惊人,达到了每小时4.8英里。就像拉链拉开,穿过悠闲的步行者和轻快的行人。狄更斯这样做是因为创作的火花,而不是因为需要到达某个目的地。每当他陷入创作困境时,他都会大步流星。狄更斯写信给他的朋友约翰·弗罗斯特说:“如果我不能很快走得很远,我就会爆炸并毁灭。”

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弗吉尼亚·伍尔夫都喜欢走很长的路。她经常在出去散步的时候得到灵感。1932年底,在伦敦流浪时,她发现自己失去了对创造力的控制。在今年11月2日的日记里,她写道:“我走在南安普顿路上,迷迷糊糊,做梦,神智不清,从嘴里借了一句话,一幕幕呈现在眼前。”这个让她陷入想象迷雾的故事,最终发展成了小说《岁月》。

有些作家以独特甚至不可思议的方式获得灵感,比如席勒。有一次,歌德路过席勒,发现朋友出去了,就决定等他回来。这位多产的诗人没有浪费这一点等待的时间,而是坐在席勒的办公桌前,匆忙记下了一些笔记。这时,一股奇怪的恶臭让他不得不停下来。不知怎的,一股难闻的气味渗入了房间。歌德循着气味找到了源头,其实就是他坐的地方。气味从席勒桌子的抽屉里散发出来。歌德弯腰打开抽屉,发现里面有一堆烂苹果。迎面扑来的气味如此强烈,以至于歌德头晕目眩。他急忙跑到窗前呼吸新鲜空气。歌德自然对发现的垃圾感到好奇,但席勒妻子夏洛特提供的真相只能令人震惊:席勒故意糟蹋苹果。不知何故,这种“香味”可以给他灵感。据他的配偶说,“没有它,他就不能生活或写作”。

大仲马,弗吉尼亚伍尔夫,乔伊斯:色彩严重影响写作!

有些作家对色彩要求极其严格。

大仲马用三种不同颜色的纸写字:黄色的纸写诗,粉色的纸写文章,蓝色的纸写小说。有一次,大仲马空手走出一家文具店。令他失望的是,第比利斯没有他需要蓝色大报纸的地方。1858年夏天,大仲马去俄罗斯参加一场婚礼。婚礼结束后,他花了几个月时间考察东欧,最后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停留。这时,他珍贵的蓝色书页都用光了。几十年来,大仲马用这种特殊的彩纸写他的小说。最后,他被迫使用了一张米色的纸,尽管他觉得颜色的变化对他的小说产生了负面影响。

紫色是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最爱。她用紫色墨水写大多数信件和小说。二十五岁时,她出版了小说《友谊走廊》。甚至用于装订的文字和皮革都是紫色的。这本书是她的朋友维奥莱特·迪金森送给她的礼物。伍尔夫写给《塔萨克维尔西部》的情书也是紫色的。她最著名的作品《达洛卫夫人》的大部分手稿也是用紫色墨水写的。1938年10月,伍尔夫在日记中写道:“一场风暴——紫色的墨云——正在消失,就像水中的墨点。”当然,和其他地方一样,这段话也是紫色的。

很多作家对写作速度也很固执。

安东尼·特罗洛普非常自律。他的工作时间从早上5: 30喝杯咖啡开始。为了每天早上5: 30起床,他一年要花5英镑要求提供叫醒服务。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他会写点新东西或者重读草稿。写作时,他强迫自己每15分钟写250字。他看了看手表,记录了时间和他创作的作品数量,以保持这个速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P.G. Woodhouse和格雷厄姆.格林的每日配额会减少。伍德豪斯写作之初的目标是一天写2500字,后来减到1000字。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格雷厄姆格林每天写500字,然后调整到300字,最后一天只写100字。

乔伊斯在写作方面有许多极好的爱好。

比如乔伊斯写作前会穿白大褂。这其实是一个切实可行的选择。白大衣能发出某种白光。乔伊斯的视力很弱。他的外套在模糊的环境中起着灯塔的作用,可以将外界的光线折射到纸上。这位足智多谋的作家在写他的第一部小说《年轻艺术家的画像》时形成了这些习惯。

同年龄的爱尔兰作家帕特里克·科拉姆曾回忆说,“乔伊斯的作品实际上是用不同颜色的蜡笔写在长条纸上,有时是硬纸板上”。乔伊斯用各种颜色写作和修改,从红色和橙色到绿色和蓝色。虽然写作会给他的身体带来沉重的压力,但乔伊斯却执着于修改自己的作品,直到最后的校样阶段,这让印刷商感到很失落。他忍不住记下自己的想法,也很少错过抓住以后可能会写进课文的机会。

在写《尤利西斯》的时候,乔伊斯在马甲口袋里放了几张纸。“单独或说话,或坐着或走着,他会时不时拿出其中一张,以电光石火的速度匆匆写下一两个字。”Badgen回忆道。乔伊斯可以在她周围的世界里找到无尽的乐趣。他积累了广泛的信息,从科学和历史事实到外语双关语。他在橙色信封上做笔记,然后把它们转录成笔记本或信纸。

乔伊斯对颜色的使用没有轨道决定。一种颜色可能在笔记本的一页上代表一本书的一部分,而在其他地方,它可能代表转录的日期。所以乔伊斯的笔记本很惊艳,很混乱,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不可能准确的拆分或者描摹出来。

虽然他的视力很差,但乔伊斯用蜡笔、铅笔和炭笔照亮了一条明亮多彩的印刷之路。无论是指独特的外套还是潦草的笔迹,这位坚定的作家都尽最大努力把手稿看清楚。

这篇文章摘自

奇怪的作家

作者:西莉亚·布鲁·约翰逊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制作人:新民说

出版年份:2019年3月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大作家写作时有哪些怪癖?中粮集团股票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福承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科通芯城子公司科通实业获投资者注资约1.66亿元
9月11日,首创获悉,香港上市公司科通芯城(00400.HK)发布公告称,公司与科通实业及August投资者于2020年8月6日...
NinthCity与法国游戏开发商Voodoo签署协议,发布休闲游戏
9月22日,CapitalState获悉,美国上市公司第九城(NCTY.US)宣布,公司已与法国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Voodoo签...
港股通资金净流入34.17亿港元,思美国际获净买入1.81亿港元
4月25日,首创获悉,昨日港股通资金净流入约34.17亿港元。其中,沪港通(沪)当日净买入量为2.75亿港元;港股通(深圳)净买...
没有比不知道更好的了|海地叶巍VS龙鱼
原标题:不比不知道强|海地叶巍VS龙鱼作为日常厨房调料的两大龙头企业,海天叶巍和龙鱼;两家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差别很大。今天,本...
第一章介绍教学大纲“什么是真正的微信业务”的细节
原标题:第一章“什么是真正的微信业务”课程大纲详情第一章,“什么是真正的微信业务”主要解释:微信业务是什么?如何理解真正的微信业...
电合金“大长腿”全是涨停,高交割,高分红,说不定“妖股”就出来了?
原标题:电合金“大长腿”全是涨停,高交割,高分红,说不定还会有“妖股”?周三(3月17日),沪深股市延续“小强弱”的结构性行情。...
2019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2.9%,低于全年预期目标
1月9日,国家统计局今天(9日)公布,2019年12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4.5%。2019年12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
新三板选择层已基本具备开展融资融券业务的条件
近日,新三板选定层融资融券业务试点获得监管层认可。据悉,国有股转让公司已与中国证监会相关部门共同制定了选定上市股票的融资融券业务...
高达6.5!人民币疯狂升值,60家公司损失超过1亿元作为交换,国内三大航空公司却笑了
2020年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离岸汇率最高升至6.5以上。体现在a股关联企业的汇兑损益上,对企业目前的业绩影响很大,有些企业甚至...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